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醫務風采 >

雄關漫道真如鐵 從醫精進志不渝(系列一)| 記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神經外科6A病區主任侯增欣

瀏覽次數: 日期:2019-09-27 來源: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

  謹以此文向與共和國一同成長的醫務工作者致敬!

  恰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筆者走訪了平時難得一見的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神經外科6A病區主任侯增欣。路漫漫其修行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侯增欣逐漸從懵懂的學生成長為神經外科領域的專家,通過他本人的成長歷程可以看到什么——

  ▲ 在北京軍區266醫院參加工作的侯增欣(二排右一未戴65式軍帽者)和戰友們

  到北京301醫院學習 遇恩師終身受益

  1977年,中國大陸恢復高考。從天津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畢業剛參加工作不到2年的侯增欣,由于品學兼優被破格推薦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深造。同期的學員都是從全軍精挑細選來的,有昆明、濟南、石家莊,還有他代表北京軍區來的,總共才5名學員,可謂是精英中的精英。

  眾所周知,北京301醫院是中央首長醫院,中央領導人首選這家前身是1927年創立的紅軍醫院,由1953年周總理批準該名稱、具有悠久歷史和國家重要地位的醫院。

  因此,總后衛生部和301醫院都相當重視,301醫院組建了以神經外科、神經內科、神經耳科、神經眼科、神經病理,神經放射等相關專業國內知名專家組成的教學班子,理論授課、臨床帶教,可謂是一對一,手把手地教學。

  其中,剛組建的全國神經外科專業組副主任委員段國升教授是侯增欣學員的授業恩師,經常帶其查房、手術,答疑解惑等。

  后來,侯學員又師從全國神經外科專業組主任委員、天壇醫院院長王忠誠和全國神經外科專業組副主任委員、天津醫學院神經外科四任主任薛慶澄教授。

  在神經外科領域,段國升可是赫赫有名的大專家,他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搶救過很多腦外傷傷員;他還參加過搶救雷鋒同志和戰斗英雄麥賢得。(那個年代麥賢得在全國是家喻戶曉的人物,八六海戰中頭部中彈仍堅守崗位使得輪機正常運行,戰斗結束后被送至醫院救治,經段國升帶隊治療,至今健在。)

  ▲ 1984年,段國升(中間)與侯增欣(右)在承德

  定五不原則專注學習

  侯增欣對這些專家、學者仰慕已久,也非常注重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跟醫學界這么多專家、學者近距離接觸,耳濡目染他們的言傳身教那是再好不過了。

  還沒開學,侯增欣便給自己定下了五“不”原則:一不出院門:除了301醫院包括院內宿舍,基本不出301醫院大門,北京城區他不去游覽;二不浪費閑暇時間,他要讀遍所有相關專業的書籍,跟上學習進度;三不搶病人;四不搶手術;五不談戀愛。

  侯增欣非常珍惜這次千載難逢的學習機會,2點一線地從醫院到宿舍、從宿舍到醫院,認真地踐行著自己的五不原則。

  有趣的是,第三不搶病人和第四不搶手術這兩條,非但沒有減少他的學習機會,很多老師和主任醫師都爭著找他做助手。

  “小侯,有空嗎?我這里有個病人,你幫我一起去會會診。”“小侯,過來一下,今兒晚上有臺手術,你來做我的助理好嗎?”......

  大伙都覺得他謙虛好學、手又靈巧,又任勞任怨,人品極佳。所以老師和專家們都愿意主動帶教這個消瘦而英俊的小伙子。

  值得一提的是,段國升老師嚴謹認真的工作態度、低調謙虛的為人處世,克勤克儉對待自己給侯增欣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他也身體力行老師的優良傳統,秉承著老師們的諄諄教誨,不忘初心,履職至今。

  部長女兒只認小侯打針

  有一位部長的獨生女兒那年21歲,得了腦腫瘤到301醫院住院治療,后手術摘除恢復良好。然而,部長獨生女住院康復期間,護士要給她靜脈注射的時候,因找不到靜脈多扎了幾次就怎么也不肯打針了。無奈之下,護士叫來小侯過來幫忙打針。小侯心靈手巧,輕輕地摸準靜脈,一扎一個準就注射完畢。從此以后,部長女兒每天要被打針的“作業”就由小侯代勞了,因為她只認小侯一人。

  最后,在301醫院一年二個月的學習結束了,當他已準備搭車去趕火車的時候,那護士過來叫他去給部長女兒打針,他立馬放下行李,去給這獨生女打完最后一針后告訴她實情。結果,那女孩不顧一切地抱著侯增欣痛哭起來,好像是生離死別一樣。她還拉住小侯不讓他走了,真把小侯弄得哭笑不得。

  此時,住同一病房的另一學飛機跑道設計專業、業余愛好攝影的男生,平時喜歡搗騰寶貝專業相機,看到此情此景也被感染得流淚了。部長女兒讓這位業余攝影師給她和小侯拍幾張合影,當這位男生要對焦按快門的時候,部長女兒摟著小侯擺起了POSS,讓小侯好不尷尬。

  后來,這位業余攝影師成了某知名世界發行的報紙之專業攝影師,拍攝了很多有影響力的攝影作品廣為流傳,2016年還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那幾張離別時他拍攝的照片被那部長獨生女收藏起來了。

  ▲ 即將要離開301醫院前,小侯才與同事一起第一次在北京城內游覽

  工作中的拼命三郎 不斷探索解決問題

  ▲ 1975年,266醫院外二科主任與小侯(后排戴雷鋒帽者)與承德機械廠技術員一起研發出全國第一臺自停式安全開顱電鉆(大家注目的醫療器械),1978年獲部隊科技獎(為雷鋒攝影過260多張照片的季增攝)

  ▲ 1975年,266醫院外二科(骨科+腦科)的侯增欣醫生(右一)為一鋼鐵廠工人(躺者)斷肢再植成功接活

  侯增欣自301醫院回原單位后,就鐵了心要把神經外科鉆研透,把學到的知識和經驗等結合實際并勇于創新。而且,有什么疑難雜癥自己實在解決不了的,還請老師段國升過來一起解決。

  有一次,有位六旬老太頭時不時地感到頭痛欲裂、痛不欲生,此癥狀已經持續半年之久,前來266醫院就診,經診斷確認該老太得了腦膜瘤,而且這個腦膜瘤長在左右腦之間的縱裂處,由于供血充足,會越長越大,手術指征非常明顯。經家屬同意后行開顱切除巨大腦膜瘤手術。外二科由侯醫生主刀、主任指導做這臺手術,老太送入手術室后全麻,兩人進手術室開刀前,那主任先到外面喝茶等麻醉起效轉回來,又看到侯醫生在仔細洗手,疑惑不解地問侯醫生,“我喝完茶了,你還沒洗完手進去做手術呀?!”

  侯醫生坦然回答:“手術做完了,順利全切,腫瘤有6兩重。”

  那主任張大了嘴巴楞了一下,不信侯醫生這么快就做完大手術,即刻洗完手后進去一查,果然如侯醫生所言。這臺手術總計只用了不超過40分鐘就做完了,病灶周圍沒有殘留,老太蘇醒后轉入病房,十天后就順利出院了。

  一天晚上,天下著鵝毛大雪,接到通知說要到外面出診,侯醫生象往常一樣坐在汽車后排休息。接送他的車是伏爾加牌轎車,車體很寬敞。這臺伏爾加翻過一座山下陡坡時,突然發現前面有輛大卡車翻車撒了一地的玉米粒,加上雪地路上打滑,伏爾加滑向了一旁的懸崖峭壁,最后前半部懸在空中,后半部架在陡壁邊停下了。侯增欣不敢動彈全靠他壓著車后座,懸在半空的司機嚇得也不敢動彈。

  就這樣僵了幾分鐘,翻了的大卡車周邊的幾個大漢發現這驚險一幕,拿出繩索套在伏爾加車后拴住了,先慢慢讓人從車里爬出來,然后用力把車拽上來固定好了。總算救了侯醫生和司機的命。不然,跌下萬丈深淵肯定沒救了。

  雄關漫道真如鐵,侯增欣就這樣不畏艱險出診。令當地百姓肅然起敬,也使他在承德地區出了名。

  高風亮節 從來不收紅包

  侯增欣從小就不喜歡摸錢,而且,作為軍人,救死扶傷、醫德醫風他耳濡目染,從來不收紅包。

  上世紀80年代初,在266醫院他為一位大媽做了手術,大媽康復出院,一直惦記著侯醫生的“恩情”,過了逾半年,侯主任早已經忘了她。可是大媽卻攢了一籃子的雞蛋從農村走到城市里,她只記得醫好她的醫生姓侯,就滿世界地找他,結果跑到醫院中央樓層里提著嗓門高喊:“侯醫生,你在哪里?你治好了我的腦病,我大老遠地給你送雞蛋來啦!”弄得整個醫院從院長到書記,從醫生到護士都知道侯醫生了。

  還有一次,侯醫生收治了一個農村來的4歲男孩病人,手術后康復期間,他查房時發現,這個小男孩不吃飯,光喝水。一天,二天,三天,他發現,他父母一不給他帶飯,二不付錢買食堂送來的飯菜給小孩吃,第四天,他發現小孩日漸消瘦的臉和深陷的眼窩實在忍不住,把他父母叫來辦公室談話,一問原因,原來為人父母的他倆已經東拼西湊加上積蓄把錢全部花在醫療費上了,再也沒錢買飯了。

  一聽到此,侯醫生落淚了,他把身上所有的錢和糧票都拿出來塞給小孩的父母,叫他們趕緊買食品給孩子吃,不能再餓著孩子了。后來,這對父母帶著康復了的男孩順利出院,他們對侯醫生及護理人員千恩萬謝地走了。

  過了一年,這對父母坐火車從農村趕來,帶了一籮筐都是一扎長的小魚兒,找到侯醫生,硬要侯醫生收下。原來,他們一直記著侯醫生救命之恩、傾囊相助,無以為報;他們就把家門口不遠處一條小溪上、下游截流住,淘干了水,撿了這么多小魚。為保鮮,急急忙忙趕火車給侯醫生送來。

  未完待續

  專家簡介

  侯增欣 副主任醫師

  ● 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神經外科6A病區主任

  ● 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

  ● 中華醫學會神經外科協會會員

  主攻方向:

  1.小腦萎縮、小腦性共濟失調、小兒各類發育畸形和腦先天性疾病、腦外傷;

  2.精通各類腦腫瘤、顱腦損傷、椎管脊髓腫瘤、腦功能性疾病、腦血管病等臨床診斷與治療;

  3.擅長顯微外科進行各種顱內腫瘤高難度手術,尤其對腦膜瘤顯微手術及其疑難病例的處理經驗豐富。

  門診時間:周一全天

醫院動態

更多

熱點視頻


德信為本 精醫于民
11选5赢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