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病例分享 >

飽受三叉神經痛長期折磨,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神經外科泰斗沈建康教授幫他解除痛苦

瀏覽次數: 日期:2018-09-05 來源: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

  對于資深煙民來說,戒煙之難可謂難于登天。為了盡孝,年逾六旬的患者張先生戒掉了幾十年的煙癮。然而,在三叉神經痛的反復肆虐折磨下,張先生已記不清有多少個整夜無眠,多少次以頭撞墻。近日,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神經外科泰斗沈建康教授親自操刀,為這位硬漢成功手術,解除痛苦。

牙齒拔了 仍被疼痛反復折磨六載

  退休前,患者張先生長期從事吊車作業的特殊工種,精神高度集中,勞動強度也很大。

  從2012年開始,莫名的疼痛開始侵襲他的左側臉頰,隨著時間推移,疼痛愈演愈烈。起初,他以為是牙痛,于是去其他醫院就診,并拔掉了左側最靠里面的兩顆牙齒,麻藥勁過后,疼痛卻沒有絲毫緩解。

 

  其后在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經過詳細檢查,他被確診患上了“三叉神經痛”。 三叉神經分布區內反復發作的陣發性劇烈神經痛,是醫學界公認的人類最痛苦的疾病,有“天下第一痛”的稱號。

  “原本覺得吃吃藥緩解下疼痛就對付過去了,情況卻越來越糟。”張先生表示,出于經濟方面考慮,這六年來,他吃過“卡馬西平”,做過“三叉神經根射頻熱凝術”,往往是疼痛消失一段時間就復發,且復發周期越來越短,疼痛越來越劇烈。

戒煙成功 卻痛到以頭撞墻

  有時候像刀割、有時候像灼燒,三叉神經痛發作起來,患者就像在受酷刑。這幾年來,張先生算是領教了所謂的“天下第一痛”的厲害。平日里,說話、洗臉、刷牙、吃飯、騎車走路,甚至微風拂面都會遭遇猶如閃電般的劇烈疼痛,疼痛會歷時數秒或數分鐘。

  張先生告訴筆者,到后來,晚上睡覺時疼痛發作的頻率越來越高,疼得厲害的時候讓他整夜無眠,身心備受折磨。

 

  2015年的時候,張先生的父親因病入院,他需要長時間陪護在病床邊。為了父親的健康,他咬咬牙戒掉了幾十年的煙癮,直到今天都沒復吸過一口煙。多少個夜,陣陣疼痛中,他的手顫抖著伸向煙盒,最終是意志戰勝了欲望。就是這樣一位對自己“足夠狠”的硬漢,數次被三叉神經痛折磨到以頭撞墻!
 

成功手術 戰勝“天下第一痛”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今年8月,張先生再次走進藍十字腦科醫院的大門。經三叉神經MRTA增強檢查,其左側三叉神經顱內段根部見小血管觸碰、關系密切。考慮到藥物治療已基本無效,患者手術指征明確,在征得家屬同意后,沈建康教授為患者進行了“左側三叉神經根顯微血管減壓手術”。

  沈建康教授表示,微血管減壓術是于高倍顯微鏡下或依靠神經內鏡進入橋小腦角區,探查三叉神經根,仔細識別壓迫神經的責任血管,采用銳性剝離方法將責任血管充分游離后,將其推移離開三叉神經充分減壓并固定,使血管不接觸到神經,從而解除血管對三叉神經根部的壓迫,使疼痛消失,保持三叉神經的正常功能。

▲沈建康教授為患者手術(資料圖)

  微血管減壓術是目前已知可治療三叉神經痛并完全保留神經功能的治療方法。在術前討論中專家認為,存在三叉神經與血管嚴重粘連等不可預見因素,危險性較高,手術有較大風險。最終,憑借高超的技術和多年積累的豐富經驗,沈建康教授為張先生成功進行手術,解除了其長達六年的疼痛折磨。

▲沈建康教授了解患者術后恢復情況

  術后一周,張先生已能像普通人一樣自理生活。“煙癮我忍了,這個三叉神經痛實在不能忍,多虧了沈教授幫我解脫出來。”查房時,他緊緊握住了沈建康教授的手。

醫院動態

更多

熱點視頻


德信為本 精醫于民
11选5赢遍天下